梦。

来写一个前几天做的梦。

梦到在妈妈家的楼顶【想一想妈妈家的楼顶真是发生了好多好多奇形怪状的事情 不】

电梯只能到19楼 但上面才是天台 所以我开始爬楼梯。

跟现实中的那个楼梯不一样 是非常非常窄小而且很旧很旧的楼梯 感觉连扶手都起了一层锈壳

爬上了非常窄的楼梯之后有一块平台 这个平台又像是奶奶家楼顶的那种 那种 到了天台但还有一段路需要走 走过去之后才是上天台的门

而这段路很窄也很黑 但是靠墙的那一边还摆着好几盆花 土干干的 都是种的厚叶植物 有一盆芦荟 蛮大的 大概有我小腿那么高 还有一盆小小的 像是莲花一样的绿色的厚叶 不知道叫什么 土上面还有一点点脏脏的彩色小石头

走上天台之后感觉在发生什么事 也许在开始爬楼梯的时候就知道了 是那种……家族纷争 很麻烦的事情 但是好像跟我并没有关系 大概是上去看热闹的吧……

走出去之后发现上面看不见一个人

后来的有一点模糊了 也有可能是跳过了

出现的直接是三个男人并排站着 对面貌似也站了一个男人 手里拿着红刀子 他们好像看不见我 我的角度一直在转变 可能是“我”在他们面前一直走动

那三个男人一个弯着腰 大概捂着身上哪一处吧 但是对他旁边的男人很忠心的样子 而他旁边的男人好像受伤的比较厉害 直接是半跪在地上 很吃力的样子 表情很忍耐 脸上都是汗

另外一个男人看起来表情有点像是在看戏 感觉他并没有处在一个会死人的事情的中心 而是像“我”一样的处境 叫他z吧 虽然如此 但是z还是单手扶着中间那个男人的肩膀

后来他们对面的人大概说了什么吧 或者是z自己觉察了什么 他悄悄的用扶着中间那个男人的肩膀的手 杀掉了中间的男人 是用来一把长刃的小刀 颜色不是银色

而在故事里的人们好像都没有察觉 接着对质(?)

突然对面的人(对着z)说 你刚刚杀掉的人是你们的新少主 语气非常幸灾乐祸 而z有点诧异的挑了下眉 依然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而这个时候 我突然从我表妹的手机里掏出了一把 有点像是锯子的刀 很小 大概只有我的食指那么长 也不快 刃是锯齿形的 就像是没有开过刃 黄铜色 磨砂的表面

然后我扑了上去。

对着z对面的男人。

忘记怎样把他放倒了 在他倒下之后我用左手捂着他的嘴 但是他的嘴巴没有合上 我直接捂在了他的牙齿上 很用力的那种 右手拿着那把小小的锯子刀开始割他的喉咙 他的脖子开始流血 慢慢的 不是喷溅 而是慢慢的淌

割着割着突然割不动了 大概是切到了骨头 但感觉口子非常浅 这个时候我非常无辜的抬头 看向z 对他撒娇说切不动了!

z的表情有点无奈带着点笑的诡异的表情 对我说 你要从喉结下手 一直要割断他的气管 才能保证(他)死透 我点了下头说哦 又接着低头去找那人的喉结开始割 这次感觉割的比较深 也看见了割断的气管 又割不动了 大概是割到了脊椎 而这时我感觉我的左手手心很疼 感觉像是被咬了一样

然后我突然惊醒了 发现我的睡姿像是被放进棺木的尸体 躺的直直的 双手十指相扣 微微拱起 放在我的肚子上。

评论(2)